必威体育英媒日本为工业遗产申遗环球游说遭中韩反

  参考消息网5月20日报道 英媒称,日本为了对抗中国和韩国反对日本把“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正向联合国教育文化机构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派遣官员展开游说。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5月19日报道,预计7月在德国召开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正式作出决定前,为了实现21个成员国三分之二赞成,《产经新闻》报道说,从5月8日起至7月前,日本分别向多国派遣内阁府、外务省、文部科学省7名副大臣和政务官,其中内阁府副大臣平将明和外务副大臣城内实已访德国、波兰、芬兰、塞尔维亚、哥伦比亚、印度、越南等10国;外务副大臣中山泰秀已访牙买加;外务省政务官薗浦健太郎将出访卡塔尔、黎巴嫩、阿尔及利亚、菲律宾等国。

  报道说,这些游说官员实际是以首相特使身份出访,而对作为成员国之一的韩国,日本虽没派遣官员游说的计划,但日本在预定与韩国5月22日于东京举行有关政府间对话时,会要求韩国冷静应对。

  炫耀引进西洋技术

  日本政府5月4日宣布,已向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机构申请,从江户后时代的幕府末期(1853-1868)到明治时代(1868-1912),日本长崎县军舰岛“端岛碳坑”、三菱长崎造船所等8县、23个重工业设施为主作为“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登记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日本“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概要”网页上,说明日本这些遗产价值“是日本近代化中,曾以极短期间在世界非西洋地区首次通过引进西洋造船、制造钢铁、煤炭产业技术,实现飞跃发展,成为经济大国日本的原点,值得向到访者说明”。

  不过日本此举随即遭到韩国反对,韩国指责这些遗产中,例如端岛碳坑和长崎造船厂都曾在二战中强征很多朝鲜人劳动,并造成多人死亡等,外长尹炳世说日本这些遗产“基本违反了世界文化遗产的基本精神”。

  触痛东亚被害历史

  中国外交部5月14日也跟进表示反对,外交部指责这些遗产体现了“日本军国主义在对外侵略和殖民统治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但日本更关切作为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的韩国反对,5月11日超党派日韩议员联盟干事长在首尔为此展开对话,日方要求韩方“不要把文化遗产问题政治化”,并解释“日本不否认二战期间强征朝鲜人劳动的历史,但时期上有出入,在明治时代是历史文化遗产”。双方争论结果是决定5月22日在东京举行政府间对话。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于网络

  

  【延伸阅读】德媒:日本“申遗计划”回避强征劳工历史 眼光短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于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参考消息网5月19日报道 日本已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建议其将"明治维新年代工业遗址"的23个设施地位列为世界遗产。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5月18日报道,今年6月末,位于波恩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遗申请评定委员会将召开会议,就"明治维新年代工业遗址"进行最终讨论。

  日本政府表示,包括矿山、港口、工厂、船厂和其他工业设施的"明治维新年代工业遗址"是日本发展成为欧洲和北美以外首个工业国家的证明,这应该得到世界的承认。

  首尔很快就东京的这一申报计划做出反应,5月初,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Yun Byung-Se)在国会上表示,"明治维新年代工业遗址" 涉及上世纪日本强征奴役数以万计朝鲜人的历史,与世界遗产所提倡的人类普世价值理念相悖。

  根据政府统计,在日本占领朝鲜半岛的时期,近5.8万朝鲜人被运到日本的工厂里做工。

  奴役劳工

  前韩国驻日本大使罗容伊(Ra Jong-yil)表示:"在这些地方,劳工的工作条件极其恶劣。许多人都死在这里,甚至战争结束后,也没有人得到适当的补偿。……韩国人并不愿意见到,日本希望这些地方成为重要的文化标志,九州bet8审核多久。"

  罗容伊表示,韩国政府对这份申遗计划十分关切,希望游说成员国在世遗会议投反对票,以此阻挠这项申遗。

  报道称,而北京也同样对这项申请表示反对,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日方该项目申遗,中方同韩方一样有严重关切。中方反对把日方申报的相关工业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她还补充表示,日本要"以实际行动妥善处理历史问题。"

  日本显然关注到这项申请引起了争议,近几周,东京派出高级官员到多个世遗申请评定委员会成员国进行游说。

  部长级出访

  日本外务省副大臣山口壮(Minoru Kiuchi)已经拜访了波兰和德国,其他一些日本外交官访问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芬兰、牙买加和哈萨克斯坦。

  "全美巴丹与科雷吉多尔防卫军之会"负责人汤普森(Jan Thompson)表示:"如果这些设施确实是战俘的劳动场所,那么我们希望在叙述它历史时也要包括这一点。"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机构 "亚洲政策源"(Asia Policy Point)负责人科特勒(Mindy Kotler)说,比起道歉,盟军战俘更希望要的是要记住历史。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科特勒表示:"他们希望他们的经历能够被看作是日本和美国二战历史的一部分。他们不想被遗忘,他们觉得,他们的历史,他们在日本殖民时代的经历,是战时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科特勒表示,其他一些国家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时能够正视历史上不光彩的篇章,比如英国港口城市利物浦,18世纪,利物浦一度是奴隶贸易的中心市场。

  他们没有忽略这段历史,而是在当地建立相关纪念馆、博物馆,在利物浦大学还成了研究中心。

  科特勒说:"但是日本人却相反,他们仅仅指出明治维新时期的工业化进程,但是没有提到与亚洲和西方频繁的贸易活动,以及上千奴役、强征的历史,也没有提及, 慰安妇和战俘就是通过这些遗址中的港口输送的。"

  她补充表示:"忽略这个地区的强征劳工历史、可怕的工业事故。眼光如此短浅,只会被解读成挑衅和侮辱行为。"

  (2015-05-19 08:37:00)

  

  【延伸阅读】日本为“神风特攻队”申遗 西方质疑美化战争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在新闻发布会上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知览特攻和平会馆”里展出的“神风特攻队”队员遗书

  太平洋战争后期,负隅顽抗的日本孤注一掷地组织“神风特攻队”实施自杀式攻击。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当年日本陆军航空兵特攻队的主要基地。上千名狂热信奉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作为“神风特攻队”的成员,必威体育精装版app官网,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冲向美军舰船……

  众所周知,“神风特攻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是日本侵略战争中难以回避的一页,应当被真实记录下来。只是,缺了“承认侵略历史、真诚反省责任”这个前提,它只会沦为日本右翼给民众洗脑的工具。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大约1.4万份“神风”特攻队员遗物。但引起多国强烈反感的是,这家“和平会馆”连续两年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等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13日,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知览会馆”馆长兼南九州世界记忆遗产推进室室长上野胜郎、“知览会馆”管理主任桑代睦雄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再次说明他们“申遗”行动是为了“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不过,他们并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效果,因为现场记者强烈质疑日方申遗动机。

  “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而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的历史,”新闻发布会一开始,霜出这样辩解说。

  随后,霜出和上野不断重复上述内容,并希望国际媒体帮助打消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

  新华社记者在现场看到,霜出、上野等人看上去态度谦逊、言辞恳切,但一面对媒体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或者陷入沉默,或者搬出千篇一律的说辞应对。

  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首先提问。他说他参观过“知览会馆”,但是印象与主办方宣传的不同。“参观完毕,我确实感觉到这(神风特攻队)是一个悲剧。我记得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反而给人留下(‘神风’队员)‘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他要求主办方解释产生两种印象偏差的原因,但日方回答十分牵强。日方说,“知览会馆”希望向人们传达“和平可贵”的信息,展出说明着重表现这一点。

  一名德国记者问:“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应该搞清战争的起因、谁应当为战争负责,并且真诚地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战争。为什么在‘知览会馆’里却没有体现出来呢?”对此,日方生硬地回答说:“我们并不合适回答你关于战争责任的问题。”

  一名英国记者问:“位于日本大阪的国际和平中心迫于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政治压力,撤下了记录日本侵略历史的展品,改写了展示说明。面对日本右倾化趋势和政府的压力,既然‘知览会馆’不想美化战争,那怎样保证不会变成政府的工具?”日方则回答说:“这是我们的和平会馆,这是我们的原则,即使我们面对来自中央政府的压力,也一定会坚持初衷。”

  美联社记者问:“你们在座的每个人都了解危险,即‘知览会馆’会被一些人利用,成为美化战争的工具。那么,为什么面对这样的质疑和风险,坚持为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现在宣传的方式这么多,社交网络也很发达,完全可以利用这些平台宣传。”日方则振振有词地说,他们能够控制事态走向。他们之所以坚持申遗,是希望“获得更多人认可”,“让更多人了解‘知览会馆’”。

  一名日本自由撰稿人问:“‘知览会馆’每年接待很多修学旅行的学生,怎么能保证他们不被‘神风特攻队’队员留下的充满煽动性的话语鼓动,这样的展览真能起到传递和平信息的效果吗?” 日方则以外交辞令回答说,希望对方到纪念馆看一下。

  新华社记者了解到,参观过“知览会馆”的人大都会得到相似印象:它打着和平的旗号,干的却是为军国主义招魂的事,居心叵测。在这个“和平会馆”里,“神风特攻队员”被塑造成“悲情英雄”。他们的“事迹”非但不能激发民众反思战争,反而有可能引发对“神风特攻队”的同情甚至崇拜。究其根本,就在于日方混淆视听,强化自己战争受害者的形象,淡化甚至逃避发动战争的责任。

  文/新华社记者 朱超

  相关新闻

  外交部:中方反对日本“明治申遗”

  新华社电 对于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申遗,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4日表示,中方反对把日方申报的相关工业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日前已完成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评估,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将对此进行审议。韩国已表示对此坚决反对,对日本申报遗址在二战期间使用强征劳工有严重关切。中方有何评论?

  华春莹表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应该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促进和平的宗旨与精神。日方申报的23处工业遗址中,有多处在二战期间使用了中国、朝鲜半岛和其他亚洲国家被强征的劳工。强征和奴役劳工是日本军国主义在对外侵略和殖民统治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时至今日,许多无辜受害者的正当合理诉求仍未得到负责任的回应和解决。

  “现在日方提出把相关工业遗址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却无视其中存在的强征劳工问题,将向国际社会发出什么样的信号,值得深思。”华春莹说。中方敦促日方正视并妥善解决有关关切。相信世界遗产委员会将以负责任的方式处理有关问题。

  对有报道称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销毁处理工作进展滞后,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4日表示,中方敦促日方切实履行相关责任和义务,进一步加快销毁工作进程。

  日本内阁通过相关安保法案为“战争”开闸

  新华社电 日本政府在14日举行的临时内阁会议上,通过了与行使集体自卫权相关的一系列安保相关法案。

  日本政府通过的一系列法案包括1个新立法和10个修正法。新立法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其实质即“自卫队海外派遣永久法”。根据这一法律,日本可以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

  日本政府将于15日向国会提交系列安保法案。由于自民党和公民党执政联盟在国会参众两院均占据半数以上席位,安保法案预计将在今年夏季通过审议生效。一系列安保法案的确立和通过,意味着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活动的军事安保政策在法律层面得到保障,也宣告日本战后长期坚持的专守防卫国策被安倍政府彻底颠覆。

  安倍政府一系列旨在松绑自卫队海外军事行动的动作引发舆论强烈质疑和担忧。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山下芳生认为,这是允许日本在海外作战的安保政策大转变,堪称“战争立法”,是对日本宪法的破坏。社民党党首吉田忠智批评说,明明是战争法案,却冠名“和平”,这是在欺骗国民。

  《朝日新闻》5月初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近九成日本民众担心,随着日本自卫队扩大对美军等其他国家军队的军事支援,日本今后会卷入战争。《日本经济新闻》的民调则显示,52%民众反对在本届国会上仓促通过安保法案。

  (2015-05-15 06:45:00)

  

  【延伸阅读】德媒:日本竟要为二战“神风飞行员”遗物申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1945年3月20日,“神风特攻队”队在出发前合影。

  参考消息网5月15日报道 德媒称,日本南九州市计划将该市有关二战“神风飞行员”的收藏品申报为“世界记忆遗产”。这项提议也抛出了一个原则性问题,那就是该如何处置这种记忆。

  据德国《世界报》网站5月13日报道,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及其支持者坚信,有关收藏品被纳入世界记忆遗产有助于后人理解战争的恐怖和伤痛。目前这些收藏品被放置在知览特攻和平会馆。

  在二战的最后几个月,数以百计的“神风飞行员”从知览军事基地起飞,意欲击沉冲绳海域的美国军舰。他们尝试驾驶被改装成炸弹的飞机撞向军舰。2300多架“神风飞机”被击落,只有34艘美国军舰被这种自杀式袭击击沉。为了省油,“神风飞行员”只为飞机加注够飞到目标的燃油。他们无望返航。

  “这些文件会让人们记得,人在绝境下会被逼到什么地步。”知览特攻和平会馆的馆长说,“我们相信,它们是反映战争恐怖的宝贵收藏。”

  报道称,二战结束70年后,日本侵略给邻国造成的创伤仍未痊愈。尤其韩国和中国每年都对日本内阁成员参拜东京靖国神社反应强烈,因为那里供奉的不仅有战死者,还有战犯。此外,外国人觉得日本的战争纪念馆有美化战争之嫌。

  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藏了“神风飞行员”头戴的写有亲友留言的白布条,展出了飞行员的诀别信。但要想申报成功,发起人还必须获得日本文部省的批准。而这仍是未知数。安倍晋三政府近年一再表示,要重新评价日本在二战中的角色。而这也包括否定1995年向亚洲邻国道歉的“村山谈话”。

  申遗行动顾问、静冈大学的历史教授M·G·谢夫托尔说,倘若日本当局要歪曲这些文件所传达的信息,那么他们就会终止申遗。他说:“这项活动的目的是为持久和平及人类的未来作贡献。”

  目前有数百份文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记忆遗产。其中包括西方最早的活字印刷书籍《古腾堡圣经》,维克托·弗莱明导演的电影《绿野仙踪》,以及冰岛1703年的人口普查文件。(编译/王勍)

  (2015-05-15 00:30:00)

  

  【延伸阅读】日本产业革命遗址申遗遭韩反对 展开外交斡旋

  中新网5月14日电 据日媒14日报道,对于日本的申遗项目“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韩国反对该项目列入世界遗产,日本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成员国接连派出相关省厅的副大臣以及政务官,推进申遗工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今年7月将在德国召开会议对该项目进行评审。该委员会由21个成员国组成,其中之一的韩国反对上述项目登录世界遗产名录,韩国方面认为有的场所曾强制征用朝鲜半岛的民众进行劳动,不符合世界遗产的理念。

  在此情况下,日本政府自5月4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提交咨询意见后,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成员国派出相关省厅的副大臣以及政务官。其中,外务副大臣城内访问了委员会的主席国德国,另一位外务副大臣中山则将在下周访问委员会副主席国之一的牙买加,推进申遗工作。

  此外,日本政府将于下周22日在东京与韩国举行政府协商,介绍“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项目的历史价值,以谋求韩方的理解。

  (2015-05-14 14:49:02)

  

  【延伸阅读】日本为军舰岛申遗被批美化侵略韩誓言阻挠(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于香港《明报》

  参考消息网4月2日报道 日本把一批矿场、船坞和炼钢厂等列为该国现代工业基石,以“明治维新年代工业遗址”名义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可是对其中11处遗迹强征和杀戮朝鲜人苦力的血流史只字未提,惹来韩国官民抨击日方企图隐瞒和美化侵略殖民历史。

  据香港《明报》网站4月2日报道,韩国外交部誓言将尽外交努力游说成员国在今年6月世遗大会投反对票,阻挠日本申遗。中国舆论亦指责安倍政府打着“工业遗产”旗号,为日本近代侵略扩张树碑立传。

  日本称证首个非西方国工业化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光镒在例行记者会上直指,日本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申报的“明治工业遗址”,涉及上世纪初日本强征奴役数以万计朝鲜人的历史,不应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他说﹕“把这些负载着日本殖民统治下韩国人受强迫劳动悲痛历史的设施列入世遗名录,并不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基本精神和宗旨。”

  日本在2013年决定申请九州岛及本州山口等8个县的28处明治维新时期工业革命遗址为世遗,理由是那些地方是“首个非西方国家”急速工业化的证明,是“世界历史上值得关注的事”。然而当中有11个炼钢、煤炭、造船等设施,包括别号“军舰岛”的端岛,涉及日本殖民统治朝鲜半岛年代强征逾6万名朝鲜人劳役的历史,申请文件里却只字未提。

  掩盖强征6万朝鲜人历史

  日本国民也未必知道这些工业遗址隐藏着不人道的黑暗过去。描述“军舰岛”的日本电影、游戏、电视剧、小说,甚至文化历史介绍影带等,皆没有朝鲜劳工的踪迹。韩国《东亚日报》报道,东京青年高木良辅因为那里或将成为世遗的“自豪感”而到军舰岛游览,却对朝鲜裔劳工的惨况一无所知,露出错愕表情问:“有那回事?”

  韩国议员、日治被害者共济组合等民间组织和人士联合批评,申遗计划为安倍政府“美化过去殖民与侵略战争的阴谋”,纯粹为“日本近代殖民与侵略史‘正名’”。韩国官方称,若端岛矿坑、三池矿坑等苛榨外国劳力的现场被列为含人类普世价值的世遗,就是歪曲历史的行为,betway必威手机版

  (2015-04-02 10:13:23)

  (原标题:英媒:日本为工业遗产申遗环球游说 遭中韩反对)

相关的主题文章: